時間從大學時代回到了現在。

    徐逸安真的是很佩服世哲這種等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的恆心與毅力。

    如果換成是自己,一定做不到八年來都在等候著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

    這八年來,就我認知上他確實沒再去介入妤莉的生活,但我想其實我是被他跟其他女人交往的事給騙了。

    這些時間算下來他也交往過至少有五位女朋友,那五位女子我覺得世哲跟本不愛他們,甚至我可以明確地感受到他們只是妤莉的替代品。

    每次世哲找我談心的說著戀愛煩惱時,我總是從世哲的身上看到他對妤莉的無法忘懷,因為他總是會跟我說現在的女朋友哪裡比妤莉不好,而妤莉最好。雖然我無法說這些交往的女孩都是好女孩,可是我敢說品行上全都比妤莉還要來的好。

    只是我這位朋友他都不愛,真是怪異到極點。

    我只能說他真的很愛妤莉,根本就是愛到走火入魔的程度。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妤莉有連絡的?」我很好奇的問

    「我們其實一直…都有斷斷續續的連絡。」世哲提心吊膽的講,我想他認為我一定會訓他一頓吧!

    可我沒有這麼做,我只是平淡的說出我想說的話。

   「我想也是,要不然你怎麼會經過八年了都還忘不掉她。」

    人的記性其實是很差的。真的要忘,是忘的掉的。

    見我沒有訓話,世哲反倒是不知所措起來,看了我一眼後又將頭低下,我就將他的行為想成是一種愧疚的反應好了,這樣我會覺得比較好過一點。

   這些年來對他的苦口婆心沒有一次奏效,老實說我已經講到無力了,反正講再多,對於一個不知變通又固執的愛情狂熱分子,是很難溝通的,所以

   我不說了。

   「身為你的好友,我可以知道你娶她的原因嗎?」我想我就這樣了解世哲的近況就好了。

   「那個男的非常慘忍。」世哲說

   「怎樣個慘忍法?」我試著嘗了一口已經冷掉的蘋果茶,果然,還是熱熱的比較好喝。

    他們的事情就像這杯冷掉的蘋果茶,提不起我太大興致再去品嘗原先的美味,可是我不是個會糟蹋食物的人,所以我還是將這杯蘋果茶喝個精光,就像他們的故事一樣,我還是會把他們聽完。

    事情是這樣的。

    小白臉曾逼迫妤莉墮胎三次,本以為她不會再懷孕的,誰知妤莉還是懷了那人渣的骨肉。她說她再也不想看著自己的孩子死去,失去孩子的痛讓她這個身為母親的痛徹心匪,可小白臉就像是個沒心沒肝的垃圾人(台語),依然不懂妤莉身為孩子的母親那種失去孩子的痛楚,還是自私的叫她去墮胎。

    話講到這,是不是內心跟我一樣的認同這傢伙真的是垃圾人!

    原本我還想罵小白臉是畜X,可是連畜X都比他有血有淚,用小白臉來比喻處X簡直是侮辱它們,所以我就想到台語用的垃圾人,再叫我想一個能夠罵他的話,我只能說我的髒話字典已經翻閱完畢,再也找不到更多的詞彙來去罵他了,所以各位就將就一點人渣跟垃圾人吧。

    後面的故事就交給世哲本人來向大家說吧,因為後面的內容真是讓我超級不屑說!

   「她說她對那男人已經心死,不想再跟他在一起,所以想要找個人可以跟她一起扶養她的孩子長大、然後可以跟她一起白頭偕老的人,所以、於是她問我,願不願意娶她…」

    「然後你就答應她了?」世哲點點頭。

     我沒說話只是呆愣的看向他,但世哲反而很急忙的向我解釋,說她有跟他保證絕不會再回去那男人的身邊。

    我根本就不在意那女的會不會回小白臉的身邊,我只是覺得這麼荒唐的事,妤莉居然說得出口,而世哲居然也答應了。

    「你是真的確定要娶她了嗎?」

     世哲回答的答案非常肯定,我知道他決定的事向來都不會再改了。

    「我知道你來我這就是想讓我認同你這麼做吧,既然你都已經想清楚也決定好了」我拍拍他的肩膀說「那就去做吧!我祝福你。」

     他用非常感激的眼神看向我,但這眼神卻讓我十分不好受。

    「謝謝你逸安、謝謝你的體諒,有你這麼好的朋友,真的是我修來的福氣」

    「別突然說這麼肉麻的話,我可是雞皮疙瘩掉滿地,會受不了的。」

     他給了我一個感謝的擁抱,還有滿滿的笑容,便回去了。

     我回到了客廳,看著已經見底的茶杯,心裡滿是複雜。

     我不確定這樣的認同是不是對的。

     就連當自己說出那些話的同時,自己也剎是訝異,因為心裡想的跟說出來的話,是不同的。

     唉唉,心情真沉重,真想找個人出來說話。

     徐逸安打開手機,選擇高中死黨之一的黎尚恩在猶豫要不要撥電話時,手就給他按下去了,徐逸安驚慌的掛斷,可對方卻回撥了給他。

     對方問他有什麼事?他說沒是只是手誤不小心按到而已。

     徐逸安心想竟然都已經通電話,乾脆就約他出來喝個咖啡吧!不過因為這傢伙事業做很大要約不容易,不曉得他明天有沒有空。

     正當徐逸安要問時,黎尚恩卻早已搶先一步先邀他明天下午去吃下午茶。

    「明天我會過去找你!就這樣,掰!」徐逸安有時很受不了黎尚恩那種輕易幫別人決定好事情的壞習慣,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約人的麻煩。

   其實有時這樣子的個性其實挺好的,尤其是猶豫不決或者需要果決的重大事件,黎尚恩向來都很擅長處理這種事。

   或許他比我還理性吧!

 

   隔天早上我進去辦公用的椅子上還沒坐熱,旁邊就有個才來這一年半的菜鳥過來問了我一個問題。

  他問我有沒有在談戀愛?我就直回「沒有」,結果這菜鳥居然在我面前大似炫耀自己的愛情煩惱。

    而且還很過分的說「徐先生我好羨慕你喔,你都沒有的戀愛的煩惱。」我聽見理智斷線的聲音了,我心想難道菜鳥忘了我已經是這家公司的“資深”員工了嗎?

    我對他露出非常和藹的笑容,心裡卻在想這傢伙死定了,居然敢惹毛我!

    各位放心,我決不會動粗的,因為你們也知道我對打架不太在行,更何況我做人也很有良心,所以我只會跟上頭報告有位菜鳥太閒,需要多多磨練一下,然後讓他連續一整個月工作操到死!

不能怪我,誰叫那名菜鳥要在我心情最不好的期間說些刺激我的話,他就只

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囉~

    下午三點半一到黎尚恩很準時的開著他的BMW來迎接我。

    因為我們的公司屬責任制,只要能在客戶交代的期間將設計圖搞定,就可以在三點半的時候下班。

    他帶我去一家很高檔的下午茶餐廳。

    因為名字實在是太難記了,所以我就沒去記它,更何況這種高檔餐廳的價位要我再來吃一次恐怕我要考慮一下了。

    我們開頭聊的是彼此的工作近況,似乎都過得不錯。

    黎尚恩在某知名的科技公司當上研發部的經理,年紀輕輕就有一番作為,厲害厲害!說到我的頭銜就只是個室內設計的資深員工,跟他相比聽起來雖然不怎麼搶眼,不過我對於我工作其實是很滿意的,畢竟是做自己喜歡的,再忙也覺得值得。

    世上有一句話說的好,人比人氣死人。

    後來我跟他聊到有關世哲的事,我說了對於自己的認同很感到良心不安,因為明知這場婚姻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我怎麼還會讓他輕易接受?

    應該說一場沒有愛的婚姻能維持多久?

    我不認為當時世哲對我說妤莉絕不再回人渣的那句話是真的。雖然我不是當事人,可是在他們之間我卻是看的比他們都還清楚。

    我看到世哲對妤莉的癡情,也看到妤莉對小白臉的死心蹋地,一個可以愛個人渣愛到至死不渝的人有幾人?所以要妤莉不愛小白臉,比死了還難。

    因此我才說這是一場沒有“相愛”的婚姻。

    「一樣是愛人與被愛,可最後的結局是誰都無法獲得幸福。」我不禁嘆息起來。

    黎尚恩倒是很理智的替我回答我的疑惑。

   「要是這就是他本人要的幸福,誰又有什麼能力去阻止他們之間的愛呢?」

   「更何況本人都沒後悔,你又何必瞎操心!別忘了,這是他所選擇的道路,就算請玉皇大帝來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再說愛情這玩意,本來就很複雜也很離奇,又有誰能規定這樣的愛一定不能獲得幸福?說不定只是我們旁人的個人主觀意識太過強烈也不一定,認為那樣不對、那樣不行,或許不知不覺中他們早就得到了幸福,只是我們不自知罷了。」

   「真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我還是無法認同。

   「誰知道呢?反正人生又沒有標準答案,你說是吧?」說完,黎尚恩又開始狂嗑起他的甜點,他真的是甜食狂愛者耶!

   結果那天我還是帶著疑惑回家去了。

   而我始終無法當下就下定論的那句話,在兩年過後,獲得了證實。

 

《待續》

本故事再下回合將進入精彩最終回。

喜歡我的故事嗎?

別忘了看完之後幫我按個讚喔~謝謝大家的支持:D

 

飄樂  2011/ 7/ 18 於台北

創作者介紹

飄樂的部落格

飄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