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隔天,世哲一直看到徐逸安諸多奇怪行為。

      例如飛快的解決出院的所有手續,然後再用飛快的眼神掃視所要經過的路段,甚至離開醫院大門後也是提心吊膽的環顧四周好像深怕一個不小心會碰到什麼。基於他想多看看徐逸安的詭異舉動,所以路途上他都沒講什麼,只是對徐逸安的所作所為感到有趣罷了!殊不知徐逸安的行為代表了什麼。

      而這時徐逸安心裡想著那些危險警報畫面都解除後,打算放鬆一下緊繃的神經一起走到收費的臨時停車場時,結果萬萬沒想到出事的地點居然會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的停車場!

      天哪!還真的讓自己給說中了!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居然還是可以看到這對狗男女。

       果真相見比不見容易多了。

      虧自己還一直想盡辦法讓彼此互不見面,可天不從人願,不管他多麼努力的想讓彼此見面的機會給錯開,想將傷害降到最低,但事情往往就像是上天註定好要發生的一樣。

       該來的躲也躲不掉。

     他看到妤莉跟小白臉在應該不是自己的轎車前面火熱的親吻,此時站在我身後的世哲也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徐逸安回頭看向世哲,出乎意料的他的臉部表情,很冷靜。

     喂、喂,現在這麼冷靜對嗎?一般人看到這不堪入目的畫面早就衝過去向這對狗男女的其中一方打下去了吧!

     難不成前天的對話讓他想通了一切?會有這種事發生?!還是說這傢伙跟本沒進入狀況?

     正當徐逸安要把他這位朋友敲醒的同時,世哲突然一言不語的走向這對狗男女的面前,將他們硬生生的用力拉開。

     我只能說小白臉真的很爛,只是被世哲一推,就一屁股摔到地上。

      妤莉也好不到哪去。看到自己心愛的男人被搖錢樹世哲毫不猶豫的推開摔倒在地的景象讓她驚嚇得說不出話來。

     妤莉連看世哲一眼都沒看,就急忙的想把小白臉扶起,但她的動作卻被世哲阻擋了。

      因為他緊緊的抓著她的手環,不放。

     妤莉轉過頭想叫他快放手的當下,卻被眼前的畫面嚇到了!

     不用說妤莉嚇到,我也跟著被嚇到。

      原來那傢伙的剛剛的反應跟本不該用“冷靜”來形容,用“壓抑”兩字來說才適當。

     看他的表情還真看不出個什麼變化,可一看到他的眼神就不難察覺他的心情,就像即將爆發的火山,怒火正透過眼神緩緩釋放,原來他一直在壓抑自己怒火般的情緒。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他如此生氣的模樣,老實說真的很恐怖。

     他一直是個不愛生氣的人,雖然我也曾想像過這傢伙生氣的模樣,可沒想到竟會如此帶有殺氣!

     接下來的氣氛真的是讓我起雞皮疙瘩,感覺的出來不管等等誰先說話都會讓接下來所要發生的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結果最不該說話的小白臉說話了,一句髒話。

    X你媽!」小白臉緩緩站起「居然敢推倒老子!你不想活了嗎?」小白臉話才剛說完,世哲二話不說就給了他一記右鉤拳。

     我又再一次看到小白臉摔倒在地,只是這一次比較精彩,有飛撲在空中一陣子才倒地的錯覺。

       媽呀!看起來好痛。可我一點也沒有想要同情他的慈悲心。

       其實我看小白臉也看得很「不爽」,所以看到他被打飛我心裡覺得滿爽的。

       妤莉看到他的愛人被打出去的景象給嚇瘋了!瘋狂的向世哲怒吼。

      「為什麼、為什麼!他哪裡得罪你了?他只不過對你說了一句不雅的話,你有必要要對他出拳相向嗎?我真是看錯你了!」妤莉給了世哲一個失望透頂的眼神。

      我看到世哲露出痛苦的表情。

    「臭女人!你還在那流氓的身邊幹嘛,還不快點過來扶我起來!」世哲聽到這話,心中的怒火又再一次飆起,打算再賞他一拳,卻被妤莉阻止。

    「你還想幹嘛!你剛那一拳打得還不夠用力嗎?」

    「他剛罵妳,我只是要幫妳討回公道!」說完,拉著妤莉的手向前走去。

    「你給我住手───!」妤莉嘶聲力竭的大吼

    「是誰准許你打我的男朋友!你少在那邊自做多情,我不需要你幫我討回公道、我不需要一個“陌生人”多管閒事!!!」世哲睜大著眼停下了腳步,口中喃喃自語。

    「陌生人…」這話真的是創傷到世哲的心了。

      因此他握著妤莉的手又更緊了,讓妤莉痛到臉部都扭曲,大喊放手!

    「不放!」世哲的這句話讓妤莉簡直氣瘋了,毫不猶豫直接在世哲臉上留下響亮的聲音。

      啪!通紅的手印深深地貼在世哲的臉上,也讓他的腦袋瞬間空白。

    妤莉甩開世哲放鬆的手,毫不猶豫的往小白臉直奔過去。

    她趕緊將被揍得很淒慘的小白臉扶起,誰知卻換來小白臉的怒罵。

   「幹!妳居然敢找個會扁老子的人當金主!妳是不是在等哪天他把我打死好讓妳能夠享受那些錢財!妳說呀,妳是不是很希望我死!」

    妤莉搖頭哭著說,說他誤會了、事情不是這樣的,她一點都沒有想要他死。

    小白臉越聽她的解釋就越覺得心煩。

   「我才剛出院沒多久,妳就一直哭哭啼啼的,是在哭夭我嗎?」話才說完, 響徹雲霄的賞嘴聲就打在妤莉的臉上。

    看到這景象連我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在一旁大罵

   「你這個人居然連愛你的女人都打,你真的不配做人!」要不是我現在正在錄音,否則我肯定會謾罵更多侮辱小白臉的話。

    小白臉將視線移向我這。

    「怎麼?連你都想向你的那位朋友一樣多管我們的事嗎?」他冷笑一聲「不配做人又如何?你管得著嗎?你可以繼續侮辱我呀!你罵得越兇我就越打這女人來抒發我的怒氣,不信你可以試試看!」見狀他真的又要打下去,我也不容遲疑的將我的錄音筆給拿出來亮相!

    帥!多年前買的錄音筆總算派上用場了。

  「如果你真的敢打下去,我馬上報警說你家暴又恐嚇,我保證你會吃上官司的!不想惹麻煩就給我住手!」

   小白臉停手了,但他卻不滿自己被擺了一道,憤恨地緊握拳頭打算扁我。

  「你可別怪人呀!誰叫你要自己多話。」我只是隨便刺激他一下,他還真的上當要衝過來扁我。

  「混帳!敢算計我,老子不發威妳當我是病貓,看我怎麼扁你!」他衝過來的同時,我笑了。

    果真是笨蛋,他以為我把筆亮出時就表示我已經沒在錄音了嗎?

    大錯特錯!基本上我就是在等他說出這句話。

    我想他大概覺得我很弱吧!才敢跟我下戰帖。畢竟我跟世哲站在一塊時,我看起來真的就很不會打。

     沒錯!我是真的很不會打架,但絕對比眼前的爛渣還厲害,我保證!

    見狀小白臉的拳準備打到我時,我輕而易舉就閃開了,而他則是摔個狗吃屎。看來他剛剛是真的很想扁我呢,力道放這麼重,只可惜連站都站不穩的人還想打人,真是有夠好笑的!

    這次沒打到幾乎讓他惱羞成怒。

     我擺出不太在乎的嘴臉,看來我跟他完全是槓上了,他又衝過來要扁我呢!只是這次我連閃都沒來的急閃,他就被世哲給打飛出去了。

    漂亮!還是個全壘打!

   「別動我朋友。」世哲冷冷地說完,便走過去妤莉身邊。

       世哲將他的手輕柔的放在妤莉肩上。

   「這樣對待妳的男人,他根本不配做妳的男朋友。」世哲說。

   「配不配並不重要!重要的事我愛他,這樣就足夠了!」妤莉說

   「妳仔細想想妳對他所作的一切,換來的事什麼?只有責備、怒罵、髒話還有最不可饒恕的暴力!妳知道嗎,妳為他付出的一切,卻連最基本的關愛都拿不回,妳有想過你們之間的愛真的是愛嗎?」

      世哲說出的這番話,讓我非常訝異,因為這些話,也是我想對世哲說的。

    「愛就愛了,何必再去想其中的過程是否有愛。」妤莉露出淺淺的微笑說出了下一句「付出的愛,本來就是不求回報的。」

    『付出的愛,本來就是不求回報的。』這句話從妤莉口中說出口,我就是覺得哪裡聽起來怪怪的。

      這句話如果單單就只是看片面的意思,當然是一句讓人為之動容、感人肺腑的金玉良言,可是套上妤莉的情況完全就不是這麼感覺,我反而到是覺得妤莉將這句話的意涵給扭曲掉了。

所謂戀人之間的愛,就我簡易解釋來講,就是“相愛”。

再稍微詳細一點的解釋是,欣賞彼此的優點,包容彼此的缺點,困境中一起相互扶持使之成為彼此的依靠,最後就是互相彼此愛著對方的所有一切,這才是相愛吧!

如果戀人之間存在的愛,都是單單只靠一人付出,而另一人卻只懂得享受不顧另一方的感受,這樣的愛雖然是愛,但不能稱之為相愛,只能說是單方面的相思之愛罷了。

妤莉說完話後便甩開世哲肩上的手,投向小白臉的身邊。

這次的全壘打,把小白臉給打慘了,因為他已經呈現昏倒狀態。

小白臉的外表幾乎看不出來有外傷,因為世哲打的都是看不見的部位,他才是真正很會打架的高手,只是平常裝弱而已。

妤莉將小白臉扶至轎車的後座,看來她沒有要帶他去醫院療傷的打算。

將小白臉安置妥當後,我還以為他們打算什麼都沒交代清楚的情況下落荒而逃,可事實上,妤莉卻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嗯?想幹麻!

我對妤莉的眼神向來很不友善,自從更了解她是怎樣的人之後,我就更不喜歡她這個人了。

「今天發生的事希望你們能發揮寬宏大量的心,不計較今天我男朋友所犯下的一切過錯,而我也不會跟你們計較妳們打傷我男朋友的事,希望我們彼此都能互相明白,今天的事為了不給彼此添麻煩,就此一筆勾銷,我想說的就只有這樣。」

        我剛剛有沒有聽錯,一筆勾銷?

真是可笑,講得好像跟我們一樣佔有優勢。

如果今天我沒有做錄音這個動作,這女的大概連一筆勾銷這種話都不會說吧!說不定還會留一句咱們走著瞧之類的話來威脅我們。

「不能算是一筆勾銷吧? 很多地方都是你們錯在先,沒必要我們這麼輕易饒過你們吧!」我故意將視線往遠處看,裝作不在乎她剛剛所說的話。

這時世哲對我使了個跟他過去的眼色,於是我也向妤莉使了個不准走、不准落跑的兇狠表情。

我跟世哲暫時離開妤莉他們停車位附近,走向離他們有兩格距離的停車位,為的就是不讓妤莉聽到我們的對話內容。

世哲一開口就小聲的對我說叫我不要對妤莉太苛責,我說我不會這麼做的,我最多也只做到她向我們有誠意的道歉而已,世哲聽完後覺得放心多了,也就不阻止我過去再跟妤莉談。

不過我怕世哲這傢伙會影響到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我叫他暫時留在這讓我跟妤莉好好談過之後,我就會帶世哲回家好好靜養,他說也好,因為他真的也累了。

  身體累了,心也累了。

  我走回去的那幾步可以感覺到有一股「怒意」往我臉上直竄,不過我不在乎。

「我說妳就只會一直死盯人家的俊臉看嗎?這種時候妳應該要一臉歉意的跟我們說抱歉才是,而不是用這種滿懷殺氣的眼神看向我們,用這種眼神道歉即使世哲可以接受但我可不會接受的。」我鄙視的看向她,想讓她也試試被人愚弄的滋味。

她的對不起三個字勉勉強強過關,只是還是很心不甘情不願就是了。

我心想說聲抱歉有這麼困難嗎? 可以輕易跟小白臉說對不起,跟我們就不行,真是多麼令人感到諷刺的一個人。

「我都已經道過歉了,這樣就可以走了吧!」她不耐的說著

「這可不行!我剛說過很多事情都是“你們”錯在先。」

我覺得她一定沒有聽懂我這句話更深層的意思,因為接下來妤莉的眼神瞬間變得很兇惡,口氣也變得非常不好。

「要不然你希望我怎麼做?一起去警察局是嗎?!你不會希望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吧!呵呵。」看來她也是一位冷面笑匠呀!

我也跟著回笑過去「哈哈!事情當然不用搞的那麼複雜,只是你還沒向一個人真正有誠意的道歉過,所以我還沒法輕易放你走。」

我突然覺得我們兩個就像是佼奸巨滑的商人,正在兇狠的討價還價,目標就是要把對方給殺個片甲不留。

「你這什麼話!我剛剛不是都向你們道歉過了,你到底還想怎樣?」她不滿我更不爽,這是什麼爛口氣!

「妤莉,我勸妳的口氣跟態度最好不要那麼強硬,要不然我怕等等我哪條神經不對勁,就忍不住報警也不一定」我看到她驚慌的眼神。

很好!她信了。

基本上警察哪會有時間管我們這種雞毛蒜皮小事,他們只在乎所謂的“業績問題”,像這種兒女私情一律私底下和解居多,所以我現在做的也只是少了個進去警局的步驟,可該還清的解釋跟道歉可不能少!

「你!希望我怎麼做。」很好嘛!一開始口氣就好一點,就不用逼得我把威脅人的本事給拿出來

真是個欠威脅的人!

「既然妳沒辦法聰明到聽出來我的提示,那我就直說了,我要妳跟世哲好好的道歉!別想含糊帶過,妳做過哪些事我可都是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妳一說謊,我告訴妳,我可不會給妳留顏面,我會直接拆穿妳的!」

「你居然…調查我!」妤莉吞了吞緊張的口水。

「要不是為了我朋友,你以為我會浪費時間在你們身上嗎?別在欺騙他了,好好的過去跟他道歉吧!」妤莉咬牙切齒的看著我,我想她大概很討厭我吧!

不過被她討厭也沒什麼不好,反正我也討厭她,所以我們之間算是彼此彼此。

妤莉走在我身後一同走到了世哲的面前。

我向世哲解釋說妤莉有些話要對妳說,他也欣然接受了。離開前我留了一句話在妤莉耳邊「記得給我實話實說,不准保留!」於是說完後我就站在離他們稍微有半個停車位的地方,倚靠在一台廂型車上,仔細聽他們接下來的對話。

 

                        ◆                      ◆

 

世哲不確定逸安將妤莉帶過來之後她是否真的想跟他說些什麼,因為三分鐘過去了,妤莉什麼也沒講。

世哲心想,乾脆由自己開口吧。

「妤莉,這段日子以來,妳說妳在醫院照顧妳母親的事,是假的對吧?」妤莉沒回話,只是輕微的點了頭

「就連我所賺的錢也不是拿來貼補妳母親的醫藥費,對吧?」妤莉毫不猶豫的回答,對!

「你現在還想知道什麼?我來想想,你應該會很想知道錢的流向!我可以跟你講,你所賺的血汗錢我都拿來買洋酒給我的男朋友喝,甚至還拿來當我男朋友平日的生活費,很令人生氣對吧?為了讓你氣消,我在此跟你說聲對不起。」正當妤莉說完對不起後就打算走人的同時,世哲突然抓住妤莉的手。

真是煩人的傢伙!是還不打算放我走是嗎?妤莉心裡不耐煩的想著

「錢的事我並不是這麼在乎,我所在意的是妳呀!」妤莉皺起了眉。

「拜託!請你別再在乎我了,今天因為你,我被賞了一記耳光你不是也有看到嗎,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了我好,就請你不要再糾纏我!」

「可我真的愛上妳了,妳要我怎麼突然離開妳,我做不到…」

「你真的要我說難聽話你才懂嗎?從跟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不曾把你當過戀人在看,你在我眼裡只是一個能提供我金錢的肥羊!所以我不會對你有任何感情,你更不會有機會當上我的男朋友的,因為我愛的人只會有一個,而那個人永遠不會是你!」

簡短來看就是,我愛的人永遠不會是你!

徐逸安嘖嘖了兩聲,搖著頭心想,真是一句好狠毒的話呀!

不過就是要這樣狠毒的話,才能讓世哲的愛情腦袋清醒。

「妳的心裡難道不能留點位子給我?即使我比那個人還要更愛更愛妳。」

話聽到這,妤莉的火都上來了。

    「我說過了、甚至也警告過你,別多管我跟他之間的事,你為什麼就是聽不懂?你一輩子都無法替代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因為我愛他至死不渝!!!」

        妤莉甩開頭世哲的手,頭也不回的就往轎車的方向走去。

        「妤莉──!」世哲大喊她的名,而妤莉也停下了腳步。

        「即使妳不愛我也沒關係,因為我仍然會繼續愛著妳!我保證不會打擾屬於妳的生活,只是如果有一天當你想起我、需要我的時候,請記得回來找我!我絕對會當妳的依靠的,絕對!」說完這番話,世哲痛哭了。

        妤莉像是什麼也沒聽到似的,頭也不回的只是趕緊上車、發車,然後離開這令人煩心的收費停車場!

        開車回家的路上,世哲痛哭到不能自我,就連回到學校宿舍他的眼淚也不曾停止,這還是我頭一次看男生哭這麼慘的!重點還是為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居然還可以哭得這麼悽慘,真是讓我有點無言到不知道該講些什麼安慰的話才好。

        等到他不再鬱鬱寡歡、傷心欲絕的時候,已經開始準備要迎接新的學期了。

        那時的我才真的把心中匪夷所思的問題給問出。

   「為什麼她都已經表明不愛妳了,你卻還能為她流出這麼多的眼淚?甚至還願意為她當個什麼都不是的依靠,你為什麼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世哲將眼睛閉起,看起來像是在思索這個問題,其實他是在回想與妤莉共度的歡樂時光。

        過了一會兒,世哲緩緩張眼開口道。

「因為付出的愛,是不求回報的。」

這句話被世哲說出口後,徐逸安整個聽到傻眼了

無言地嘆了一口氣。

突然想起當時妤莉也是對世哲講出相同的話。

針對這句話,徐逸安突然心血來潮的想幫妤莉分析她對小白臉的愛。

妤莉妳可知?

妳口口聲聲說所說的愛,其實並非真實的愛。

小白臉愛妳,卻不是愛妳這個人,而是愛妳的利用價值,依戀妳給的一切,卻未曾好好想過珍惜妳這個人,或許有一天他會後悔,但也有可能毫無悔意。

我想目前可以替妳確定的是小白臉暫時是離不開妳的,他離開了妳,他就真的只是個人渣了,因為有妳的出現、妳給的愛,才讓他覺得自己活過,因為有妳毫無保留、用盡心力給了他太多不需要的愛,導致他認定愛就是這樣「予取予求」,所以他跟本不懂什麼是愛,也就自然不會愛了。

如果不捨、捨不得放棄他這個人的話,就繼續愛著這樣的他吧!畢竟現在的他還是需要妳的,即使小白臉那份愛()之中,只有過度需要的依賴,但如果那就是你認定中的愛,那就去愛吧!直到他離開你之前,你就好好愛吧!

至少愛過總比沒愛好。

徐逸安突然覺得不管是小白臉、妤莉、還是世哲,三個人都只是愛情世界的迷途羔羊罷了!

 

《待續》

喜歡我的故事嗎?

別忘了看完之後幫我按個讚喔~謝謝大家的支持:D

 

飄樂  2011/ 7/ 18  於台北

 

創作者介紹

飄樂的部落格

飄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